書蟲樂園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蟲樂園 > 遊戲 > 秦妄言全文免費 > 第261章 他一直都冇見過沈意寒的長相

-沈意寒對著秦妄言的大腿,一頓猛錘!

沈音音在心頭暗自叫好,但也不能讓自家兒子,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秦妄言。

“崽,我臉上的傷,不是被這傢夥打的。”

顧沉的一個拳頭已經朝秦妄言揮去了,聽到沈音音的話,兩人都收了手。

顧沉就問她,“那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沈音音往薄夫人所在的方向看去,“薄夫人揍的。”

“草!!”顧沉罵出聲來,“這老太婆……”

他跟隨著沈音音的視線看去,見秦家的保鏢還在揍薄夫人,顧沉打算等秦家保鏢揍完了,他再接著上。

顧沉的視線,又回到了秦妄言身上。“秦爺,能把你的手拿開嗎?你怎麼就不懂得憐香惜玉呢!”

沈意寒發現自己揍錯人了,他鬆開小拳頭,又往秦妄言被他揍的大腿上揉了幾下。

“大魔王,你怎麼會在這裡呀?”沈意寒又恢複了童稚的奶音,好像剛纔,像頭髮瘋的小獅子,猛錘秦妄言的,並不是他。

沈意寒錘他的那幾下,秦妄言並不覺得疼。

小孩萌萌的奶音,反而軟化了他緊繃的神經。

秦妄言低下頭,看著沈意寒全副武裝起來的打扮,小孩戴著墨鏡,鴨舌帽,黑色口罩,脖子上還掛著大金鍊子。

男人英氣十足的劍眉眉梢,不自然的抽了幾下。

“沈意寒?你怎麼穿的跟個猴子似的?

聽到這話的顧沉心裡頭氣急了!

怎麼又有人質疑他的審美了!他明明把自己的小外甥,打扮成了越城最酷的崽!

沈意寒向秦妄言,張開了自己的小短手。

“大魔王,抱抱我唄!”

隻有秦妄言抱他了,才能把扣住沈音音的手鬆開。

剛纔還錘他大腿的小奶包,現在又厚著臉皮向秦妄言撒嬌了。

以前,秦般若從未主動讓秦妄言抱過他,他們父子之間,也不會有這樣親密的舉動。

看著沈意寒向他伸出來的雙手,秦妄言第一次被這樣要求,他就伸出手去,彎下腰抱起了沈意寒。

而這時候,沈音音與顧沉交換視線,顧沉瞧著自家妹子,好像遇到了什麼大難題了。

他就道,“秦爺,把安胎丸給我吧。”

秦妄言冷聲問他,“你要什麼安胎丸?”

“我幫我家裡人開的藥!剛纔我帶寒崽去洗手間,就把藥放音音那了。

秦爺,你不會以為,音音要吃安胎丸吧?”

顧沉揚起唇角,笑容吊兒郎當的。

他伸出手,示意秦妄言把安胎丸還給他。

“大魔王,你拿阿沉的藥乾什麼呀?難道你也要吃這個藥嗎?”

沈意寒看不懂藥盒上的字,他都說這個藥是顧沉的了,秦妄言便把手裡的藥盒丟給顧沉。

比起顧沉,他更信自己懷裡的這個小子,說的話。

“你怎麼也來醫院了?”

“我跟媽咪,還有阿沉一起來的。”

沈意寒趴在秦妄言身上,他轉了個方向,這才注意到,在移動病床上,躺著的男人是誰。

兒童墨鏡從沈意寒的鼻梁上滑落下來,他趴在秦妄言的肩膀上,就叫道:“晏西叔叔?”

秦妄言可不想看到,薄晏西吸引沈意寒的注意力。

他就對沈意寒說,“你在顧沉那邊待的夠久的,打算什麼時候迴天府華庭?”

秦妄言又道,“再過一個月,我打算送般若回京城,之後你就見不到他了。”

聽到這話,沈意寒倒吸一口氣,他轉過頭,可憐兮兮的視線,透過墨鏡,望著沈音音。

沈音音其實並不想沈意寒住在天府華庭,這太容易被秦妄言看到沈意寒的長相了。

可是繼續讓沈意寒住在顧沉那,他和秦般若見麵的時間就少了。

沈音音隻能道,“媽咪帶你迴天府華庭住幾天吧。”

“好誒!”沈意寒開心的舉起自己的雙手。

既然沈意寒要迴天府華庭,秦妄言直接抱著沈意寒往外走去。

沈音音見秦妄言要把自己的兒子帶走了,她連忙跟了上去。

顧沉走在沈音音身旁,又和沈音音的視線交換了幾個來回。

沈音音用眼神告訴顧沉,安胎丸顧沉先留著,至於其他事,她之後再和顧沉解釋。

顧沉把安胎丸,揣進了自己的大衣口袋裡。

電梯門即將關上的時候,沈音音望著移動病床所在的方向。

醫生和護士終於能把薄晏西,推進加護病房裡了。

秦妄言發現她在看薄晏西,他冷嗖嗖的提醒道,“以後,再讓我看到你出現在這家醫院,薄晏西就死定了!

沈音音毫不客氣的,丟給對方一個白眼。

這個男人**霸道,跟古代的暴君又有什麼差彆!

秦妄言抱著沈意寒,他的視線又從顧沉大衣的口袋處掃過。

這盒安胎丸真的是顧沉的嗎?

男人不動聲色,電梯載著他們抵達地下停車場。

秦妄言把沈意寒放進車後座位上。

他坐進車內,示意沈音音跟著他一起離開。

沈音音隻能乖乖坐進車內。

沈意寒坐在他們中間,伸出自己的小手,拉著秦妄言和沈音音的手。

男人垂下濃密幽長的眼睫,在看向沈意寒的時候,他眼底的情緒稍顯柔和了許多。

忽然,他想起來,他跟沈意寒相處這麼久了,還從未見過這個孩子的長相。

秦妄言莫名感到怪異起來。

“把口罩摘了吧。”秦妄言說道。

沈意寒連忙搖搖頭,“我感冒了,在密閉空間裡,也要把口罩戴好哦!”

沈音音伸出手,把沈意寒抱在進來,將小孩放在自己腿上。

她圈緊沈意寒,明顯不想要秦妄言和自己的兒子有更多接觸。

男人眼底的情緒成了化不開的濃墨。

*

秦家的轎車停在了天府華庭的地下車庫內。

沈音音牽著沈意寒的手,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她剛想開門,發現秦妄言等在她身後。

“你怎麼不回自己公寓?”

男人理直氣壯,“還有些關於酒酒的事,想跟你聊聊。”

沈音音想起來,今天她本來是要陪著薄酒酒去買東西的,結果什麼都冇買成,薄酒酒反倒出現了精神不穩定的症狀。

沈音音用指紋開門,進入公寓後,她就讓沈意寒先回自己房間。

沈音音把兒童房的房門關上,她轉過頭,發現秦妄言走進了廚房裡。

這男人還挺自覺的,一進她的公寓,就當起家庭煮夫來了。

沈音音倚靠在廚房門口,雙手環抱在自己胸前,就問他:

“酒酒怎麼樣了?”

秦妄言把雞蛋放入煮鍋裡,蓋上蓋子後,他轉身走出廚房,和沈音音擦肩而過的時候,他就應了一句,“不知道。”

沈音音腦袋上冒出三個問號來。

這男人來她公寓,不是要和她聊關於薄酒酒的事嗎?

接著,沈音音就看到秦妄言把醫療箱拿出來了。

男人低低喚了聲,“過來。”

沈音音走上去,坐在了沙發上。

秦妄言拿著酒精棉花,給她清理臉上的淤青。

男人下手毫不留情,酒精棉按壓淤痕,沈音音疼的齜牙咧嘴。

“你怎麼會被薄夫人揍成這樣?”

不等沈音音回答,秦妄言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看到薄晏西受傷,你心疼了,就想讓薄夫人懲罰自己?”

沈音音都秦妄言的猜測逗笑了。

男人聲音漸冷,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那盒安胎丸,真的是顧沉的?”

沈音音抬起眼睫,直視向這個男人。

“如果我懷了你的孩子……我不會吃安胎丸的。”

酒精棉球從鑷子上滾落下來。

秦妄言茶色的瞳眸,釋放出寒冷的鋒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