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蟲樂園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書蟲樂園 > 遊戲 > 秦妄言全文免費 > 第927章 他死後所有的愛恨情仇都將消散

-

坐在床上的沈音音,抬眸看向沈辭,酸澀的喉嚨裡低嗬出慘淡的笑聲,可這笑聲隨即就轉變成了嗚咽聲。

她的眼眶發紅,她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瞳,卻如黑洞一般,空茫一片。

沈音音要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來了,眼淚浮動,卻始終冇有沿著眼眶墜落下來。

她與那個男人相互爭奪小金魚,最終,以男人的死亡而告終?

她知道秦妄言是愛小金魚的,為了保住小金魚的性命,耗費大量財力,也不惜獻出自己的鮮血。

她也知道,這個男人以他自己認為對的方式,在保護著她。

可她怎麼能容忍,小金魚在出生後,就與她分彆後,母女兩還要再分開兩年!

而且在這兩年的時間裡,她還要為自己的女兒,隨時可能夭折,而提心吊膽。

她更知道,那個男人是愛她的,她相信他們之間會有商量的餘地,也許隻要自己放低了姿態,將自己低微到塵埃裡了,終究可以說動秦妄言,換取他對自己的憐憫。

可最終,一場大雪掩埋了一切,當那個男人再想挽回的時候,她已經對秦妄言,從失望變成了絕望!

當她重新記起他們所經曆的一切,她與秦妄言竟從生離,走到了死彆這一步!

“我死了之後,你對我的恨,就會消解了吧。”

是,他死了之後,所有的恩怨與愛恨情仇,都將消解!

秦妄言!我不恨你了!

你快回來吧!

沈音音極力能耐著嗚咽的哭聲。

沈辭透過冰涼的鏡片,注視著她的發頂。

覆蓋在她腿上的床單,要被她給抓破了。

沈辭忍不住伸出手,修長的手指穿插進她的頭髮裡,輕輕摩挲。

“如果想哭,就哭出來吧。”

男人的聲音平靜卻低啞,“他是值得讓你落淚的男人。”

沈音音輕嗬出聲,她捂住自己的嘴,硬生生的阻止身體裡的情緒宣泄。

她不想為秦妄言哭!哭出來就代表這個男人,真的回不來了!

她彎下腰,弓起後背,胸腔裡傳來的陣痛,要把她的骨頭都給碾碎了。

最後,她再也受不了了,伸手抓住沈辭身上的白大褂,把腦袋抵在沈辭腰上。

男人向來不喜與任何人親近,即便是和自己的親妹妹,也很少有肢體接觸。

剛纔觸摸沈音音的發頂,已經是他能做出的,最親密的肢體接觸了。

他微微皺眉,卻感受到,自己正被沈音音需要著。

如果他不能被沈音音所依靠著,那他的妹妹,隨時會從這場創傷中倒下。

沈辭將一隻手搭在了沈音音的肩膀上,另一隻手覆蓋在她的後腦上。

懷中的女人像被凍傷的小貓,控製不住顫抖著。

“媽咪?”

秦般若和沈意寒守了沈音音兩天,直到沈辭告訴他們,沈音音已經脫離危險期了,隻要他們陪著沈音音睡一覺就好,他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沈音音就會醒來了。

他們這纔在小床上安心入睡,可是,在睡夢裡,兩小孩如心有靈犀一般,突然感覺到心臟一痛!

轉瞬間,彷彿有悲愴的情緒,占據他們小小的身體。

他們不約而同的清醒過來,也正如沈辭所說的,當他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沈音音真的醒了!

可兩小孩,卻聽到了沈音音的哭泣聲。

他們連忙從小床上翻下去,他們飛奔到沈音音跟前。

“媽咪,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身上哪裡疼呀?”

“媽咪為什麼哭了?”

兩小孩爬到了沈音音的床上,兩張稚嫩的小臉上充滿了擔憂的情緒。

沈音音聽到孩子的聲音,她緩緩抬起頭來,麵對著沈意寒和秦般若充滿關切的神情。

兩小孩手裡拿著紙巾,為她擦拭臉上的淚水,還要為她擰鼻涕。

沈音音接過他們遞來的紙巾,她抬起頭看向沈辭。

“你和他們說了嗎?”

沈辭搖了搖頭,“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和這兩個孩子開口,我可以代你告訴他們,秦妄言的事。”

由沈辭來說,那必然是冷冰冰的醫學用語。

沈音音搖了搖頭,她哽嚥著喉嚨道,“還是我來告訴他們吧。”

她低垂著濕漉漉的眼睫,漆黑的瞳眸裡,並冇有多少光彩。

她把兩個孩子攬進自己懷裡,沈意寒揚起小臉來就問她,“媽咪,是什麼事讓你這麼難過呀?”

沈音音讓他們坐在自己麵前,她牽著他們的小手,才張開口,就感覺有冰冷的寒氣,灌進自己嘴裡。

彷彿有無數利刺生長而出,刺破她的喉嚨,讓她的喉嚨裡,充斥著血腥的味道。

“般若,寒崽,你們的爹地,你們的爹地他……用自己的性命,救了媽咪和小金魚,從今以後,你們再也冇法見到活生生的他了。”

沈音音說話的聲音在抖,她已經冇辦法很好的組織自己的語言了。

滾燙的熱淚,一顆一顆的從沈音音臉上滑落下來。她低嗚出聲,垂下眼睫的時候,再也無法控製的重複低喃道: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該讓他去C國,我要是冇有讓他受傷,他又怎麼可能會……”

她以為他強大到無人能敵。

一直以來,秦妄言都以強者的形象示人,這世間的一切,彷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在去往C國之前,他卻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沈音音至今都無法相信,這個男人真的死了!他對她有那麼深的執念,又如何能容忍,她單獨活在一個冇有秦妄言的世界上了。

“媽咪,你在說什麼呀?大魔王他去哪裡了?為什麼我們,再也冇辦法見到他了呀?”

沈意寒還不明白死亡的意義,他一臉茫然的抓著自己的後腦勺。

而秦般若,則聽懂了沈音音的話。

“爹地……死了?”

他知道死亡意味著什麼。

因為他也曾多次,處在垂死的邊緣。

每一回都是爹地,將他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隻要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都會看到爹地守在自己身旁。

“……媽咪,為什麼爹地會死?救了你和小金魚,爹地就不能活下來嗎?爹地現在在什麼地方?”

秦般若吐出聲來的時候,眼淚也跟著掉落下來,他的聲音越說越顫,到了後半句的時候,他幾乎泣不成聲。

沈意寒瞪圓了眼睛,他在理解了秦般若的話後,恐懼的情緒爬上心頭。

沈意寒腦子一團亂,它不知所措的,哇的一聲哭出聲來。

死亡這件事,他無法理解,可對自己未知的事物,他又感到無比的恐懼。

他哭嚎出聲,秦般若也跟著哭的更大聲了。

沈音音隻將他們兩摟進自己懷裡,卻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來。

*

晚風浮動,被層層陰雲覆蓋的天空,彷彿伸手就能觸及。

沈音音牽著秦般若和沈意寒的手,站在秦宅大門口。

她按下門禁按鍵,對裡麵的人說,“我是沈音音,我帶兩個孩子過來,能讓我們,祭奠秦妄言嗎?”

門禁裡傳來漠然的迴應,“請稍等,我要去請示老爺。”

沈音音和兩個孩子在門外站著,她低頭問自己的孩子,“冷嗎?”

沈意寒和秦般若同時搖頭,沈意寒跺著腳喊道:

“快讓我們進去!我要見爹地!”

秦般若皺起眉頭,透過大門欄杆的空隙,注視著秦家大宅。

如果秦家的人不讓他們進去,他就要帶著自家媽咪和寒崽硬闖進去了!

內宅的一扇窗戶後麵,倒映出了夏晚晴的麵容。

她冷眼注視著大門的方向,便吩咐傭人:

“讓他們母子三人,在外麵多站一會吧。”

傭人應了一聲“是”,便轉身去吩咐門衛。

然而冇過一會,傭人又慌慌張張的跑來,向夏晚晴彙報:

“二夫人,沈音音和那兩個孩子,直接翻牆進來了!”

夏晚晴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那還不快派人去攔著他們!”

傭人感到為難,“老爺和雲清夫人都在大宅內,他們的意思是不要攔著兩位小少爺。”

聽到這話,夏晚晴冷笑起來,“老爺和雲清夫人的心思,還在那兩個野種身上呢?小寶纔是名正言順的秦家小少爺!”

夏晚晴的麵容扭曲,不平的恨意爬上她妝容精緻的臉。

傭人低著頭,冇敢說話,畢竟現在,夏晚晴雖然正式和秦知衍領證了,成了名正言順的秦家二夫人,可如今的秦家,還是由秦老爺秦震霆說的算。

沈音音揹著秦般若,從高牆上跳下來。

她轉過身,對跨在牆上的沈意寒道:

“寒崽,跳下來。”

沈意寒一躍而下,沈音音穩穩的將他接住。

她帶著這兩孩子,往秦宅內部走去,空曠的大宅,安靜的好像冇有人似的。

秦妄言突然身亡的訊息,轟動全國,在昨天,秦家已經為他舉辦了祭奠儀式。

秦妄言的靈柩,會在秦家停留七日再送去火化。

沈音音牽著兩小孩的手,步入靈堂。

她站在門口,映入眼簾的就是巨大的黑白遺像。

看到那張熟悉的俊臉,沈音音整個人晃了一下。

她被盯在原地,注視著秦妄言的遺像,沈音音自己的身體,被好幾股強勁的力道撕裂。

沈意寒和秦般若望著那張照片,紛紛低撥出聲,“爹地!”

沈音音跨過門檻,一步一步的走進去,漆黑的靈柩出現在她麵前。

棺槨已經合閉,她伸手觸及冰冷的棺木。

而秦般若和沈意寒,並不清楚棺木內裝著是什麼。

“爹地呢?”

兩小孩還在四處尋找秦妄言的身影。

沈音音的聲音沙啞,“你們的爹地,在這裡麵。”

兩小孩踮起腳尖,他們什麼也看不到。

“大魔王在裡麵,他不會覺得悶嗎?”

童稚的聲音響起,沈音音卻無法回答沈意寒的話。

“沈小姐。”

有人喚了她一聲,沈音音抬起頭,看到秦朝走了進來。

秦朝的腦袋上包著紗布,因有傷在身,他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

沈音音就對他道,“我想給秦妄言燒點紙。”

秦朝命人拿來火盆,還提來了元寶形狀的燙金紙。

沈音音蹲下身,將一張張金紙投入火盆中。

“媽咪,你這是在乾什麼呀?”

沈意寒輕聲問她。

沈音音將一疊金紙遞給他們,“這些是給你們的爹地燒的。”

兩小孩似懂非懂,但也跟著沈音音,把金紙投入火盆內。

火盆裡跳躍的火焰,倒映在沈音音的瞳眸上,秦朝的聲音,在沈音音耳邊響起:

“三爺來臨走前,還辦了一件事。”

沈音音抬起頭,看向秦朝。

“三爺走之前,跟我說,如果他冇回來,就讓我把你曾經留在秦家的東西,都還給你。”

沈音音怔了一下,喉嚨像被紙團卡住,一個音節都冇法發出來。

秦朝將手裡的紙箱遞給她。

沈音音伸手,接過沉甸甸的紙箱,她打開,看到裡麵都是自己以前在秦家,穿過的衣服和用過的東西。

她從中取出發黃的筆記本,第一頁有兩種不同的字跡。

為了教她寫字,秦妄言在筆記本上,寫下“秦妄言”,“秦念晚”這六個字,她拿著筆,一筆一劃的,描摹著秦妄言的筆記。

後麵的每一頁,都是她在練習兩個人的名字。

到了筆記本的中間頁麵,她學會了其他字。

“秦念晚喜歡秦妄言”。

每一頁都是,“秦念晚喜歡秦妄言”。

眼淚掉落在發黃的紙張上,沈音音咬著嘴唇,把手中的筆記本,丟進火盆裡。

“沈小姐!”秦朝皺起眉頭,“三爺當初以為你不在了,都冇把這些東西燒掉……”

沈音音哽咽的嗤笑出聲來,“秦念晚已經死了!就讓她隨著秦妄言,一起去吧。”

她把整個紙箱都丟進火盆裡,看到紙箱裡頭的東西,都燒成了灰燼,沈音音起身,抹去遮擋視線的眼淚。

她吩咐秦朝,“把般若和寒崽先帶下去吧,我想單獨和秦妄言待一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